提示: 手机请竖屏浏览!

一名泰国出租车司机的行程和新型冠状病毒
Journey of a Thai Taxi Driver and Novel Coronavirus


呼吸系统疾病 • 2020.03.12
相关阅读
• DNA疫苗在猴体内产生对抗SARS-CoV-2感染的防护作用 • COVID-19的不同临床病程应归因于病毒还是宿主因素 • 推进RNA疫苗研发工作 • COVID-19与肾移植 • 中国武汉孕产妇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COVID-19大流行期间治疗的紧迫性——让我们随学随用 • 羟氯喹治疗COVID-19住院患者的观察性研究 • SARS-CoV-2的PCR检测法:对检测法进行检测 • 进入SARS-CoV-2抗体检测的时代:问题比答案还多 • 不为人知的代价——COVID-19全球大流行对其他疾病患者的影响 • 瑞德西韦同情用药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大流行时期的药物评估 • 托珠单抗有可能减轻COVID-19患者的“细胞因子风暴” • COVID-19的潜在并发症吉兰-巴雷综合征 • 如何快速发现抗病毒药 • 妊娠中期SARS-CoV-2感染 • 无症状传播是目前COVID-19控制策略的阿喀琉斯之踵 • 入院分娩女性的SARS-CoV-2普遍筛查 • 如何采集鼻咽拭子样本 • 一个专业养老院内的症状前SARS-CoV-2感染及传播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COVID-19的试验 • 液滴与气溶胶在传播SARS-CoV-2中的作用 • 通过激光散射观察讲话产生的口腔液滴 • 以疾病大流行的速度开发针对COVID-19的疫苗 • ST段抬高和COVID-19的关系:纽约病例系列 • 反复出现的人类冠状病毒在美国密歇根州的长期传播 • COVID-19的肝脏表现 • 洗手液成分对SARS-CoV-2的抗病毒效果 • 无形之手——全球大流行期间的医疗服务 • COVID-19患者的产科诊疗建议 • 恢复期血浆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患者胰腺损伤的血清学证据 • 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ACE抑制剂和ARB用药 • COVID-19的胃肠道症状 • 症状出现前的SARS-CoV-2传播 • 法匹拉韦是否是对COVID-19可能有效的抗病毒药 • 恢复期血浆在治疗COVID-19方面有潜在效用 • 死亡的中度至危重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合并凝血异常和抗磷脂抗体的COVID-19病例 • 儿童感染SARS-CoV-2的情况 • 10周让疾病曲线归零 • 武汉COVID-19患者的心脏损伤 • COVID-19对中国医疗人员心理健康的影响 • 美国三个心脏领域学会联合声明:COVID-19患者应继续服用ACE抑制剂和ARB • ACE2是SARS-CoV-2进入细胞所需的受体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 • 隔离对心理的影响:一篇定性“快速综述” • 2020年1月初在中国武汉儿童中检出的COVID-19 • 逃出潘多拉魔盒——又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 为疫情期间开展随机临床试验建立框架 • Covid-19疫情应对——在茫茫未知中前行 • SARS-CoV-2感染患者上呼吸道标本中的病毒载量 • 阐明COVID-19流行病学需要开展的研究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证据 • 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 • 新型冠状病毒传入越南并发生人传人 • 医学杂志与2019-nCoV暴发 • 中国台湾地区1例本地传播的SARS-CoV-2感染病例

致编辑:

多份报道(包括中国武汉425例患者的数据)已经指出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有潜在人际传播1。德国慕尼黑也报道了1例本地传播病例——一名中国合作伙伴将病毒传播给一同开会的一名德国商人2。在本文中,我们报道泰国一名感染SARS-CoV-2的出租车司机病例。他可能被中国游客传染,但似乎未再将感染传播给其他人。





作者信息

 

参考文献

1. Li Q, Guan X, Wu P, et al. 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N Engl J Med. DOI: 10.1056/NEJMoa2001316.

2. Rothe C, Schunk M, Sothmann P, et al. Transmission of 2019-nCoV infection from an asymptomatic contact in Germany. N Engl J Med 2020;382:970-971.

相关阅读
• DNA疫苗在猴体内产生对抗SARS-CoV-2感染的防护作用 • COVID-19的不同临床病程应归因于病毒还是宿主因素 • 推进RNA疫苗研发工作 • COVID-19与肾移植 • 中国武汉孕产妇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COVID-19大流行期间治疗的紧迫性——让我们随学随用 • 羟氯喹治疗COVID-19住院患者的观察性研究 • SARS-CoV-2的PCR检测法:对检测法进行检测 • 进入SARS-CoV-2抗体检测的时代:问题比答案还多 • 不为人知的代价——COVID-19全球大流行对其他疾病患者的影响 • 瑞德西韦同情用药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大流行时期的药物评估 • 托珠单抗有可能减轻COVID-19患者的“细胞因子风暴” • COVID-19的潜在并发症吉兰-巴雷综合征 • 如何快速发现抗病毒药 • 妊娠中期SARS-CoV-2感染 • 无症状传播是目前COVID-19控制策略的阿喀琉斯之踵 • 入院分娩女性的SARS-CoV-2普遍筛查 • 如何采集鼻咽拭子样本 • 一个专业养老院内的症状前SARS-CoV-2感染及传播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COVID-19的试验 • 液滴与气溶胶在传播SARS-CoV-2中的作用 • 通过激光散射观察讲话产生的口腔液滴 • 以疾病大流行的速度开发针对COVID-19的疫苗 • ST段抬高和COVID-19的关系:纽约病例系列 • 反复出现的人类冠状病毒在美国密歇根州的长期传播 • COVID-19的肝脏表现 • 洗手液成分对SARS-CoV-2的抗病毒效果 • 无形之手——全球大流行期间的医疗服务 • COVID-19患者的产科诊疗建议 • 恢复期血浆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患者胰腺损伤的血清学证据 • 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ACE抑制剂和ARB用药 • COVID-19的胃肠道症状 • 症状出现前的SARS-CoV-2传播 • 法匹拉韦是否是对COVID-19可能有效的抗病毒药 • 恢复期血浆在治疗COVID-19方面有潜在效用 • 死亡的中度至危重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合并凝血异常和抗磷脂抗体的COVID-19病例 • 儿童感染SARS-CoV-2的情况 • 10周让疾病曲线归零 • 武汉COVID-19患者的心脏损伤 • COVID-19对中国医疗人员心理健康的影响 • 美国三个心脏领域学会联合声明:COVID-19患者应继续服用ACE抑制剂和ARB • ACE2是SARS-CoV-2进入细胞所需的受体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 • 隔离对心理的影响:一篇定性“快速综述” • 2020年1月初在中国武汉儿童中检出的COVID-19 • 逃出潘多拉魔盒——又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 为疫情期间开展随机临床试验建立框架 • Covid-19疫情应对——在茫茫未知中前行 • SARS-CoV-2感染患者上呼吸道标本中的病毒载量 • 阐明COVID-19流行病学需要开展的研究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证据 • 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 • 新型冠状病毒传入越南并发生人传人 • 医学杂志与2019-nCoV暴发 • 中国台湾地区1例本地传播的SARS-CoV-2感染病例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