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手机请竖屏浏览!

液滴与气溶胶在传播SARS-CoV-2中的作用
Droplets and Aerosols in the Transmission of SARS-CoV-2


呼吸系统疾病 • 2020.05.21
相关阅读
• DNA疫苗在猴体内产生对抗SARS-CoV-2感染的防护作用 • COVID-19的不同临床病程应归因于病毒还是宿主因素 • 推进RNA疫苗研发工作 • COVID-19与肾移植 • COVID-19大流行期间治疗的紧迫性——让我们随学随用 • 羟氯喹治疗COVID-19住院患者的观察性研究 • SARS-CoV-2的PCR检测法:对检测法进行检测 • 进入SARS-CoV-2抗体检测的时代:问题比答案还多 • 不为人知的代价——COVID-19全球大流行对其他疾病患者的影响 • 托珠单抗有可能减轻COVID-19患者的“细胞因子风暴” • COVID-19的潜在并发症吉兰-巴雷综合征 • 如何快速发现抗病毒药 • 妊娠中期SARS-CoV-2感染 • 如何采集鼻咽拭子样本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COVID-19的试验 • 一个专业养老院内的症状前SARS-CoV-2感染及传播 • 无症状传播是目前COVID-19控制策略的阿喀琉斯之踵 • 中国武汉孕产妇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COVID-19大流行时期的药物评估 • 入院分娩女性的SARS-CoV-2普遍筛查 • 瑞德西韦同情用药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合并凝血异常和抗磷脂抗体的COVID-19病例 • 10周让疾病曲线归零 • 儿童感染SARS-CoV-2的情况 • 2020年1月初在中国武汉儿童中检出的COVID-19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 • Covid-19疫情应对——在茫茫未知中前行 • 逃出潘多拉魔盒——又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 SARS-CoV-2感染患者上呼吸道标本中的病毒载量 • 阐明COVID-19流行病学需要开展的研究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证据 • 一名泰国出租车司机的行程和新型冠状病毒 • 中国台湾地区1例本地传播的SARS-CoV-2感染病例 • 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 • 新型冠状病毒传入越南并发生人传人 • 新十年伊始,新冠状病毒又现 • 中国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评估其影响时的关键问题 • 医学杂志与2019-nCoV暴发 • 2019年从中国肺炎患者分离出的新型冠状病毒 • 通过激光散射观察讲话产生的口腔液滴 • 以疾病大流行的速度开发针对COVID-19的疫苗 • ST段抬高和COVID-19的关系:纽约病例系列 • 反复出现的人类冠状病毒在美国密歇根州的长期传播 • COVID-19的肝脏表现 • 洗手液成分对SARS-CoV-2的抗病毒效果 • 无形之手——全球大流行期间的医疗服务 • 新冠状病毒和老教训——为大流行做好医疗系统的准备 • COVID-19患者的产科诊疗建议 • 恢复期血浆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患者胰腺损伤的血清学证据 • COVID-19——寻找有效的治疗方法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重症COVID-19成人住院患者的试验 • 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ACE抑制剂和ARB用药 • COVID-19的胃肠道症状 • 症状出现前的SARS-CoV-2传播 • 法匹拉韦是否是对COVID-19可能有效的抗病毒药 • 2019冠状病毒病中国患者的临床特征 • 新冠疫情的种种是非,是不是昔日重来 • 新冠肺炎可能成为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

致编辑:

Anfinrud等在NEJM上报告了说话时呼出的液滴可以在空气中停留1。他们发现的大液滴由于重力因素只会在空中短暂停留就会沉降;这些大液滴如果被别人吸入或者接触别人的鼻腔以及口腔通道都可能将病毒感染别人。SARS-CoV-2患者可能会以这种方式扩散病毒。

呼吸以及交谈还可能产生气溶胶,这些气溶胶比Anfinrud及同事在激光实验中看见的要更小、更多2-4。而一些“超级传播者”产生的气溶胶比别人多。这些气溶胶的直径处于微米范围。它们不会因为重力而沉降,而会随着气流被扩散或被空气湍流传播到远方。





作者信息

 

参考文献

1. Anfinrud P, Stadnytskyi V, Bax CE, Bax A. Visualizing speech-generated oral fluid droplets with laser light scattering. N Engl J Med 2020;382:2061-2062.

2. Edwards DA, Man JC, Brand P, et al. Inhaling to mitigate exhaled bioaerosols.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04;101:17383-17388.

3. Asadi S, Wexler AS, Cappa CD, Barreda S, Bouvier NM, Ristenpart WD. Aerosol emission and superemission during human speech increase with voice loudness. Sci Rep 2019;9:2348-2348.

4. Tellier R, Li Y, Cowling BJ, Tang JW. Recognition of aerosol transmission of infectious agents: a commentary. BMC Infect Dis 2019;19:101-101.

5. van Doremalen N, Bushmaker T, Morris DH, et al. Aerosol and surface stability of SARS-CoV-2 as compared with SARS-CoV-1. N Engl J Med 2020;382:1564-1567.

相关阅读
• DNA疫苗在猴体内产生对抗SARS-CoV-2感染的防护作用 • COVID-19的不同临床病程应归因于病毒还是宿主因素 • 推进RNA疫苗研发工作 • COVID-19与肾移植 • COVID-19大流行期间治疗的紧迫性——让我们随学随用 • 羟氯喹治疗COVID-19住院患者的观察性研究 • SARS-CoV-2的PCR检测法:对检测法进行检测 • 进入SARS-CoV-2抗体检测的时代:问题比答案还多 • 不为人知的代价——COVID-19全球大流行对其他疾病患者的影响 • 托珠单抗有可能减轻COVID-19患者的“细胞因子风暴” • COVID-19的潜在并发症吉兰-巴雷综合征 • 如何快速发现抗病毒药 • 妊娠中期SARS-CoV-2感染 • 如何采集鼻咽拭子样本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COVID-19的试验 • 一个专业养老院内的症状前SARS-CoV-2感染及传播 • 无症状传播是目前COVID-19控制策略的阿喀琉斯之踵 • 中国武汉孕产妇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COVID-19大流行时期的药物评估 • 入院分娩女性的SARS-CoV-2普遍筛查 • 瑞德西韦同情用药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合并凝血异常和抗磷脂抗体的COVID-19病例 • 10周让疾病曲线归零 • 儿童感染SARS-CoV-2的情况 • 2020年1月初在中国武汉儿童中检出的COVID-19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 • Covid-19疫情应对——在茫茫未知中前行 • 逃出潘多拉魔盒——又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 SARS-CoV-2感染患者上呼吸道标本中的病毒载量 • 阐明COVID-19流行病学需要开展的研究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证据 • 一名泰国出租车司机的行程和新型冠状病毒 • 中国台湾地区1例本地传播的SARS-CoV-2感染病例 • 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 • 新型冠状病毒传入越南并发生人传人 • 新十年伊始,新冠状病毒又现 • 中国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评估其影响时的关键问题 • 医学杂志与2019-nCoV暴发 • 2019年从中国肺炎患者分离出的新型冠状病毒 • 通过激光散射观察讲话产生的口腔液滴 • 以疾病大流行的速度开发针对COVID-19的疫苗 • ST段抬高和COVID-19的关系:纽约病例系列 • 反复出现的人类冠状病毒在美国密歇根州的长期传播 • COVID-19的肝脏表现 • 洗手液成分对SARS-CoV-2的抗病毒效果 • 无形之手——全球大流行期间的医疗服务 • 新冠状病毒和老教训——为大流行做好医疗系统的准备 • COVID-19患者的产科诊疗建议 • 恢复期血浆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患者胰腺损伤的血清学证据 • COVID-19——寻找有效的治疗方法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重症COVID-19成人住院患者的试验 • 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ACE抑制剂和ARB用药 • COVID-19的胃肠道症状 • 症状出现前的SARS-CoV-2传播 • 法匹拉韦是否是对COVID-19可能有效的抗病毒药 • 2019冠状病毒病中国患者的临床特征 • 新冠疫情的种种是非,是不是昔日重来 • 新冠肺炎可能成为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