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搜索
测试1

广泛耐药性结核病在南非的传播

文章作者:

N. Sarita Shah, M.D., M.P.H., Sara C. Auld, M.D., James C.M. Brust, M.D., Barun Mathema, Ph.D., Nazir Ismail, Ph.D., Pravi Moodley, M.D., Koleka Mlisana, M.D., Ph.D., Salim Allana, M.B., B.S., M.D., Angela Campbell, M.A., Thuli Mthiyane, M.Sc., Natashia Morris, M.Sc., Primrose Mpangase, B.A., Hermina van der Meulen, Shaheed V. Omar, Ph.D., Tyler S. Brown, M.D., Apurva Narechania, M.A., Elena Shaskina, Ph.D., Thandi Kapwata, M.Sc., Barry Kreiswirth, Ph.D., and Neel R. Gandhi, M.D.
展开

发表日期:2017-01-19

文章索引: N Engl J Med 2017; 376:243-253

英文标题:Transmission of Extensively Drug-Resistant Tuberculosis in South Africa

原文地址:查看原文

《广泛耐药性结核病在南非的传播》给我们的启示


赵雁林,王宇*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 通讯作者


多药耐药结核病(MDR-TB)是指同时耐利福平和异烟肼(两个主要的抗结核药物)的结核病,广泛耐药性结核病(XDR-TB)是指在MDR-TB的基础上,又增加对其他两类主要抗结核药物氟喹诺酮类以及二线注射药物的耐受。结核病每年导致180万人死亡,其致死数量比艾滋病和疟疾致死总数还高1

查看更多

摘要


背景

耐药性结核病威胁着全世界结核病和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治疗的新进成果。在南非,广泛耐药性(XDR)结核病大规模流行,自2002年以来病例数大幅增加。科研人员尚未完全阐明病例快速增加的驱动因素,但是需要知晓这类信息以指导公共卫生干预措施。


方法

我们进行的一项前瞻性研究包括了在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KwaZulu-Natal),自2011年至2014年间被确诊为XDR结核病的404名参与者。我们通过访谈和查阅病历的方式获取参与者的结核病和HIV感染、住院和社交网络的历史信息。我们对结核分枝杆菌分离株进行了插入序列(IS)6110限制性片段长度多态性分析、靶向基因测序和全基因组测序。我们使用临床和基因型病例定义来计算比较以下两类病例的比例:由于对多药耐药(MDR)结核病(即获得性耐药)治疗不足而引起的XDR结核病与由于传播(即传播耐药性)而引起的XDR结核病。我们使用社交网络分析法来识别社区和医院的传播地点。


结果

在404名参与者中,311名(77%)患HIV感染;中位CD4+计数为340个细胞/mm3(四分位距为117~431)。共有280名参与者(69%)从未接受过MDR结核病治疗。386名参与者的基因型分析显示323(84%)名属于31个簇中的1个。各簇包含2~14名参与者,唯一例外是感染LAM4/KZN菌株的212名参与者(55%)组成的一个大簇。在404名参与者中有123名(30%)确定了人与人或医院内的流行病学联系。


结论

在结核病负担高的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大多数XDR结核病例可能是由于传播,而不是由于对MDR结核病的治疗不足。这些数据提示,我们需要更加重视阻断传播来控制耐药性结核病的流行(由美国国立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等资助)。

点击登录并阅读全文


图片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