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手机请竖屏浏览!

学会驾驭——在医学培训中尽早接触与患者的临终谈话
Learning to Drive — Early Exposure to End-of-Life Conversations in Medical Training


Stephen P. Miranda ... 其他 • 2017.02.02

在驾车驶向卡罗尔家时,我不禁注意到就连她的住址似乎都是终点站:这房子在高速公路的最后一个出口,位于蜿蜒的乡村小道尽头一个安静的死胡同尽头。这是我对卡罗尔三次家访中的首次,家访是我在医学院初级医疗见习任务的一部分。在每次对慢性病患者进行1小时家访的过程中,我要完成如下任务:深入了解医学和心理社会学史;老年病学筛查;功能评估和生活质量评价;了解其价值观,询问预立医疗自主计划方面的情况。

卡罗尔独自生活在一栋错层的房子里,这个事实本身可能并不表示什么。但当你考虑到她的脊柱骨折史(因骨质疏松)和再发性尿路感染(长期免疫抑制所致)时,错层设计就意味着在其泌尿问题最严重时,她不得不拖着坏背,一夜数次地同楼上卧室到浴室之间的一段楼梯较劲。她不仅要冒着巨大的跌倒风险(她已经置换过一个髋关节),而且对夜间上述来回过程的忧虑也让她睡不着觉。





作者信息

Stephen P. Miranda, B.A.
From the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School of Medicine and Dentistry, Rochester, NY.

 

参考文献

1. Bloom BS. Taxonomy of educational objectives: the classification of educational goals. New York: Longman, 1956.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