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手机请竖屏浏览!

一位濒死者的观点——创建关怀文化
A View from the Edge — Creating a Culture of Caring


Rana L.A. Awdish ... 其他 • 2017.01.05

2008年,我肝脏里的一个隐性腺瘤破裂了。事实上,我几乎在自己的医院里流血至死。我的所有血量都由于流入腹部而丧失,这引发了创伤中所谓的死亡三联征——一种血液酸度过强、温度过低而导致无法凝血的自杀式螺旋。那个晚上,我将接受超过26个单位的血制品——一包包红细胞、血小板、冷冻沉淀抗血友病因子和新鲜冰冻血浆。进入多系统器官功能衰竭阶段,我的肝脏和肾脏将停止运转,我将被戴上呼吸机,经历脑卒中和完全性血流动力学崩溃。我怀孕7个月的胎儿无法存活。但是我得以幸存——幸亏照顾我的专家团队精湛的技术和给予我的极大恩惠。

我身体的恢复过程包括了五项大手术,其中有肝右叶切除术。我不得不重新学习走路、说话以及许多其他本来我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一名患者,我了解到关于我们——医师和其他医务人员的一些事情,一些我以前大概不愿了解的事情。我认识到尽管我们把那么多困难的、技术上的事情处理得如此完美无误,但在许多方面却令患者失望。





作者信息

Rana L.A. Awdish, M.D.

 

参考文献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