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手机请竖屏浏览!

照护者
The Caregiver


Arjun Gupta ... 其他 • 2020.12.17

“这肯定是EGFRALK!”听到会诊请求后,我对同事说道。我这几周都非常忙碌,星期五晚上收到会诊请求让人只想叹气。但这次的患者不一样。经过肿瘤科近1年的专科医师培训,我们一下子就能看出来“好的”会诊。我们知道某些肿瘤发生了分子变化,可以用靶向药治疗。我们当然愿意为所有患者提供治疗,但如果有机会避免静脉用药化疗,也就是没有伸出体外的导管、不需要连续2天的输液、不需要每周验血,这实在是太令人高兴了。这次的会诊就像是教科书上的病例:一位从不吸烟的年轻人得了转移性肺癌。如果是在医师资格考试中遇到这个问题,我们都会非常有信心地回答:“检测分子靶点。”EGFRALK就是这样的靶点。





作者信息

Arjun Gupta, M.D.
From the Sidney Kimmel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Baltimore.

 

参考文献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