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手机请竖屏浏览!

Covid-19疫情应对——在茫茫未知中前行
Covid-19 — Navigating the Uncharted


Anthony S. Fauci ... 呼吸系统疾病 • 2020.03.26
相关阅读
• DNA疫苗在猴体内产生对抗SARS-CoV-2感染的防护作用 • COVID-19的不同临床病程应归因于病毒还是宿主因素 • 推进RNA疫苗研发工作 • COVID-19与肾移植 • 中国武汉孕产妇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COVID-19大流行期间治疗的紧迫性——让我们随学随用 • 羟氯喹治疗COVID-19住院患者的观察性研究 • SARS-CoV-2的PCR检测法:对检测法进行检测 • 进入SARS-CoV-2抗体检测的时代:问题比答案还多 • 不为人知的代价——COVID-19全球大流行对其他疾病患者的影响 • 瑞德西韦同情用药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大流行时期的药物评估 • 托珠单抗有可能减轻COVID-19患者的“细胞因子风暴” • COVID-19的潜在并发症吉兰-巴雷综合征 • 如何快速发现抗病毒药 • 妊娠中期SARS-CoV-2感染 • 无症状传播是目前COVID-19控制策略的阿喀琉斯之踵 • 入院分娩女性的SARS-CoV-2普遍筛查 • 如何采集鼻咽拭子样本 • 一个专业养老院内的症状前SARS-CoV-2感染及传播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COVID-19的试验 • 液滴与气溶胶在传播SARS-CoV-2中的作用 • 通过激光散射观察讲话产生的口腔液滴 • 以疾病大流行的速度开发针对COVID-19的疫苗 • ST段抬高和COVID-19的关系:纽约病例系列 • 反复出现的人类冠状病毒在美国密歇根州的长期传播 • COVID-19的肝脏表现 • 洗手液成分对SARS-CoV-2的抗病毒效果 • 无形之手——全球大流行期间的医疗服务 • COVID-19患者的产科诊疗建议 • 恢复期血浆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患者胰腺损伤的血清学证据 • 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ACE抑制剂和ARB用药 • COVID-19的胃肠道症状 • 症状出现前的SARS-CoV-2传播 • 法匹拉韦是否是对COVID-19可能有效的抗病毒药 • 恢复期血浆在治疗COVID-19方面有潜在效用 • 死亡的中度至危重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合并凝血异常和抗磷脂抗体的COVID-19病例 • 10周让疾病曲线归零 • 武汉COVID-19患者的心脏损伤 • COVID-19对中国医疗人员心理健康的影响 • 美国三个心脏领域学会联合声明:COVID-19患者应继续服用ACE抑制剂和ARB • ACE2是SARS-CoV-2进入细胞所需的受体 • 隔离对心理的影响:一篇定性“快速综述” • 为疫情期间开展随机临床试验建立框架 • 新冠疫情的种种是非,是不是昔日重来 • 儿童感染SARS-CoV-2的情况 • COVID-19——寻找有效的治疗方法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重症COVID-19成人住院患者的试验 • 2020年1月初在中国武汉儿童中检出的COVID-19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 • 逃出潘多拉魔盒——又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 新冠肺炎可能成为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 • 2019冠状病毒病中国患者的临床特征 • SARS-CoV-2感染患者上呼吸道标本中的病毒载量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证据 • 一名泰国出租车司机的行程和新型冠状病毒 • 中国台湾地区1例本地传播的SARS-CoV-2感染病例 • 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 新型冠状病毒传入越南并发生人传人 • 新十年伊始,新冠状病毒又现 • 中国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评估其影响时的关键问题 • 医学杂志与2019-nCoV暴发 • 2019年从中国肺炎患者分离出的新型冠状病毒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 • 阐明COVID-19流行病学需要开展的研究

全球健康面临的最新威胁是近期被命名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呼吸道疾病的持续暴发。COVID-19于2019年12月被发现1,之后很快证明其病原体是一种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致病病毒相关的新型冠状病毒。正如过去18年间出现的两种冠状病毒病SARS(2002年和2003年)和中东呼吸综合征(2012年至今)一样2,COVID-19疫情对公共卫生、科研和医学界提出了严峻挑战。

在Li及其同事3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的论文中,他们详细描述了疫情中心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报告的最早的425个病例的临床和流行病学特征。虽然这些信息在指导疫情应对方面具有重要意义,但正如作者所指出的,该研究实时报告了这一新型病原体在其最早期阶段的演变情况,因而存在局限性。尽管如此,这篇论文还是一定程度上阐明了这一疫情的相关情况。患者中位年龄为59岁,老年人和有合并症人群的发病率和死亡率较高(与流感的情况相似);患者中男性占56%。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并无15岁以下的儿童病例。这一情况有两种可能的解释,一种是儿童受到感染的可能性低,另一种是儿童症状轻微,其感染未被检测出,前者具有重要的流行病学意义,而后者对社区感染总数这一分母的大小有影响。

根据COVID-19病例要求诊断出肺炎这一定义,目前报告的病死率约为2% 4。在Guan等5发表于NEJM的另外一篇论文中,1,099例实验室确诊的COVID-19患者的死亡率为1.4%;这些患者的疾病严重程度范围很广。如果我们假设无症状或有轻微症状的病例数量是目前报告的病例数量的数倍,则病死率可能远低于1%。这一数据提示COVID-19的总体临床后果可能最终更接近于严重季节性流感(病死率约为0.1%)或流感大流行(类似于1957年和1968年的流感大流行),而非类似于SARS 或MERS,后面这两种疾病的病死率分别为9%~10%和36% 2

呼吸道病毒的传播效率对于围堵和缓疫策略具有重要意义。目前的研究表明,基本再生数(R0)估计为2.2,这意味着平均而言每个感染者会再传染两个人。正如作者所指出的,在这一数字下降至1.0以下之前,疫情很可能会继续蔓延。最近有报道称病程早期的口咽部病毒滴度高,这一情况令人担心患者在症状轻微时也具有传染性6,7

中国、美国及其他几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实行临时旅行限制,旨在减缓这一新发疾病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传播。来美国旅行的中国游客,尤其湖北省游客数量大幅减少。此类限制至少暂时可能有助于减缓病毒的传播:截至2020年2月26日,中国已检测出78,191个实验室确诊病例,而其他37个国家或地区已检测出总共2,918个确诊病例4。截至2020年2月26日,美国国内已检测出14个病例(曾到中国旅行或曾与旅行者密切接触),从中国撤回的美国公民中已检测出3个病例,从发生疫情的邮轮撤回的美国乘客中已检测出42个病例8。然而,考虑到当前报道的病毒传输效率,我们应该为COVID-19“扎根”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地做好准备。美国发生的社区传播可能要求我们从围堵策略转向缓疫策略,例如通过加大社会距离来减少传播。此类策略可能包括隔离患者(包括自愿居家隔离)、关闭学校和可能的情况下远程办公9

COVID-19疫苗的研发工作目前正在进行中10。我们预计第一种候选疫苗将于初春进入1期试验。目前的治疗方案是支持性治疗,同时正在探索各种试验性治疗方法11,其中包括抗病毒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干扰素-1β、RNA聚合酶抑制剂瑞德西韦(remdesivir)、氯喹和各种中药制剂11。一旦可以获得,康复患者的超免疫球蛋白以及单克隆抗体静脉注射也可能是应在早期干预中进行研究的有吸引力的候选治疗方案。即使是在疫情暴发的情况下,推动该领域向前发展的关键因素仍然是确保在科学且符合伦理的研究中评估试验性药物12

我们在每次疫情暴发时都有机会获得重要信息,而其中某些信息的机会只存在于有限的时间窗。例如,Li等报告患者发病与住院之间平均间隔为9.1~12.5天。病情发展到严重之前的这段时间可能向我们提供了关于这一新病毒发病机制的重要信息,而且可能为我们提供了采取干预措施的特殊机会。更好地了解COVID-19的发病机制对于我们在这一茫茫未知领域采取应对措施具有重要意义。此外,基因组研究可能可以说明使人易于感染病毒和易于发生疾病进展的宿主因素。

COVID-19疫情向我们发出了严肃的警告,我们持续面临着新出现和再次出现的传染性病原体所带来的挑战,因而需要持续监测、及时诊断并开展高质量研究,从而了解新微生物的基础生物学和我们的易感性,并且制订有效的应对措施。

    Disclosure forms provided by the authors are available with the full text of this editorial at NEJM.org.

    This editorial was published on February 28, 2020, at NEJM.org.


作者信息

Anthony S. Fauci, M.D., H. Clifford Lane, M.D., and Robert R. Redfield, M.D.
From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Bethesda, MD (A.S.F., H.C.L.); and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tlanta (R.R.R.).

 

参考文献

1. Pneumonia of unknown cause — China: disease outbreak news.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January 5, 2020 (https://www.who.int/csr/don/05-january-2020-pneumonia-of-unkown-cause-china/en/. opens in new tab).

2. de Wit E, van Doremalen N, Falzarano D, Munster VJ. SARS and MERS: recent insights into emerging coronaviruses. Nat Rev Microbiol 2016;14:523-534.

3. Li Q, Guan X, Wu P, et al. 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N Engl J Med 2020;382:1199-1207.

4.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situation report — 36.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February 25, 2020 (https://www.who.int/docs/default-source/coronaviruse/situation-reports/20200225-sitrep-36-covid-19.pdf?sfvrsn=2791b4e0_2. opens in new tab).

5. Guan W, Ni Z, Hu Y,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China. N Engl J Med. DOI: 10.1056/NEJMoa2002032.

6. Holshue ML, DeBolt C, Lindquist S, et al.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N Engl J Med 2020;382:929-936.

7. Zou L, Ruan F, Huang M, et al. SARS-CoV-2 viral load in upper respiratory specimens of infected patients. N Engl J Med 2020;382:1177-1179.

8.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in the U.S. Atlanta: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February 26, 2020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cases-in-us.html. opens in new tab).

9. Fong MW, Gao H, Wong JY, et al. Nonpharmaceutical measures for pandemic influenza in nonhealthcare settings — social distancing measures. Emerging Infect Dis 2020;26(5) (Epub ahead of print).

10. DRAFT landscape of COVID-19 candidate vaccines — 18 February 2020.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blueprint/priority-diseases/key-action/list-of-candidate-vaccines-developed-against-ncov.pdf. opens in new tab).

11. WHO R&D blueprint: informal consultation on prioritization of candidate therapeutic agents for use in novel coronavirus 2019 infection.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January 24, 2020 (https://apps.who.int/iris/bitstream/handle/10665/330680/WHO-HEO-RDBlueprint%28nCoV%29-2020.1-eng.pdf. opens in new tab).

12. Lane HC, Marston HD, Fauci AS. Conducting clinical trials in outbreak settings: points to consider. Clin Trials 2016;13:92-95.

相关阅读
• DNA疫苗在猴体内产生对抗SARS-CoV-2感染的防护作用 • COVID-19的不同临床病程应归因于病毒还是宿主因素 • 推进RNA疫苗研发工作 • COVID-19与肾移植 • 中国武汉孕产妇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COVID-19大流行期间治疗的紧迫性——让我们随学随用 • 羟氯喹治疗COVID-19住院患者的观察性研究 • SARS-CoV-2的PCR检测法:对检测法进行检测 • 进入SARS-CoV-2抗体检测的时代:问题比答案还多 • 不为人知的代价——COVID-19全球大流行对其他疾病患者的影响 • 瑞德西韦同情用药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大流行时期的药物评估 • 托珠单抗有可能减轻COVID-19患者的“细胞因子风暴” • COVID-19的潜在并发症吉兰-巴雷综合征 • 如何快速发现抗病毒药 • 妊娠中期SARS-CoV-2感染 • 无症状传播是目前COVID-19控制策略的阿喀琉斯之踵 • 入院分娩女性的SARS-CoV-2普遍筛查 • 如何采集鼻咽拭子样本 • 一个专业养老院内的症状前SARS-CoV-2感染及传播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COVID-19的试验 • 液滴与气溶胶在传播SARS-CoV-2中的作用 • 通过激光散射观察讲话产生的口腔液滴 • 以疾病大流行的速度开发针对COVID-19的疫苗 • ST段抬高和COVID-19的关系:纽约病例系列 • 反复出现的人类冠状病毒在美国密歇根州的长期传播 • COVID-19的肝脏表现 • 洗手液成分对SARS-CoV-2的抗病毒效果 • 无形之手——全球大流行期间的医疗服务 • COVID-19患者的产科诊疗建议 • 恢复期血浆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患者胰腺损伤的血清学证据 • 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ACE抑制剂和ARB用药 • COVID-19的胃肠道症状 • 症状出现前的SARS-CoV-2传播 • 法匹拉韦是否是对COVID-19可能有效的抗病毒药 • 恢复期血浆在治疗COVID-19方面有潜在效用 • 死亡的中度至危重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合并凝血异常和抗磷脂抗体的COVID-19病例 • 10周让疾病曲线归零 • 武汉COVID-19患者的心脏损伤 • COVID-19对中国医疗人员心理健康的影响 • 美国三个心脏领域学会联合声明:COVID-19患者应继续服用ACE抑制剂和ARB • ACE2是SARS-CoV-2进入细胞所需的受体 • 隔离对心理的影响:一篇定性“快速综述” • 为疫情期间开展随机临床试验建立框架 • 新冠疫情的种种是非,是不是昔日重来 • 儿童感染SARS-CoV-2的情况 • COVID-19——寻找有效的治疗方法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重症COVID-19成人住院患者的试验 • 2020年1月初在中国武汉儿童中检出的COVID-19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 • 逃出潘多拉魔盒——又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 新冠肺炎可能成为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 • 2019冠状病毒病中国患者的临床特征 • SARS-CoV-2感染患者上呼吸道标本中的病毒载量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证据 • 一名泰国出租车司机的行程和新型冠状病毒 • 中国台湾地区1例本地传播的SARS-CoV-2感染病例 • 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 新型冠状病毒传入越南并发生人传人 • 新十年伊始,新冠状病毒又现 • 中国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评估其影响时的关键问题 • 医学杂志与2019-nCoV暴发 • 2019年从中国肺炎患者分离出的新型冠状病毒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 • 阐明COVID-19流行病学需要开展的研究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