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手机请竖屏浏览!

BNT162b2 COVID-19 mRNA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Safety and Efficacy of the BNT162b2 mRNA Covid-19 Vaccine


Fernando P. Polack ... 传染病 呼吸系统疾病 • 2020.12.31
相关阅读
• 孕妇接种mRNA COVID-19疫苗安全性的初步研究 • 医护人员接种BNT162b2 mRNA COVID-19疫苗的效力 •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医护人员接种疫苗后的SARS-CoV-2感染情况 • 逃脱“第二十二条军规”——消除人们对接种COVID-19疫苗的犹豫不决 • 保证SARS-CoV-2疫苗的安全性 • 我们为什么仍然需要对COVID-19疫苗开展安慰剂对照试验 • SARS-CoV-2疫苗接种——一分预防胜似十分治疗 • 两种基于RNA的COVID-19候选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 • 推进RNA疫苗研发工作

首个mRNA新冠疫苗临床研究结果解读

 

金侠

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自2019年12月COVID-19被发现,短短的1年多时间,疫情已遍布全世界200余国家和地区。截至2021年1月23日中国武汉封城1周年之际,全球累计确诊9,600余万COVID-19病例,病死率高达2%左右。早在疫情初期,各界就已达成共识,认为疫苗是有效控制这场全球疫情的必要手段。因此100多个来自多种技术路线的新冠疫苗在数十个国家同时展开研发,其相关临床试验数据尤其受人瞩目。

查看更多

摘要


背景

SARS-CoV-2感染及其所致疾病COVID-19已在此次的全球大流行中累及数千万人。我们迫切需要安全有效的疫苗。

 

方法

在一项仍在进行的多国、安慰剂对照、观察者设盲的关键有效性试验中,我们以1∶1比例将≥16岁的参与者随机分组,两组分别间隔21日接种两剂安慰剂或BNT162b2候选疫苗(每剂30 μg)。BNT162b2是一种由脂质纳米颗粒制成的核苷修饰RNA(modRNA)疫苗,能够编码融合前稳定、膜锚定的SARS-CoV-2全长刺突蛋白。主要终点是疫苗预防COVID-19(需经实验室证实)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结果

共计43,548例参与者被随机分组,其中43,448例接受了注射:21,720例注射了BNT162b2,21,728例注射了安慰剂。BNT162b2组8例参与者和安慰剂组162例参与者发生了接种第二剂至少7日后发病的COVID-19;BNT162b2预防COVID-19的有效率为95%(95% CI,90.3~97.6)。在根据年龄、性别、人种、族群、基线体质指数(体重[kg]除以[身高{m}的平方])和是否患合并症定义的各亚组中,我们均观察到了相似的疫苗有效率(一般为90%~100%)。在接种第一剂后发生的10例重症COVID-19中,9例发生于安慰剂组,1例发生于BNT162b2组。BNT162b2的安全性特征包括短期的轻度至中度注射部位疼痛、疲劳和头痛。疫苗组和安慰剂组的严重不良事件发生率均较低且相似。

 

结论

16岁及以上人群接种两剂BNT162b2后在预防COVID-19方面达到了95%的有效率。中位2个月期间的安全性与其他病毒疫苗相似(由BioNTech和辉瑞资助,在ClinicalTrials.gov注册号为NCT04368728)。

世界卫生组织2020年3月11日宣布COVID-19构成全球大流行以来2,全球已有数千万人患病1。老年人、有某些合并症的人及一线工作人员患COVID-19及其并发症的风险最高。最新数据显示,包括年轻人在内的其他人群的SARS-CoV-2感染和COVID-19发生率在不断上升3。目前迫切需要安全有效的疫苗来遏制已对医疗、经济和社会造成灾难性后果的COVID-19大流行。

我们此前发表了候选疫苗BNT162b2的1期安全性和免疫原性结果4,BNT162b2是一种由脂质纳米颗粒制成5的核苷修饰RNA6疫苗,能够编码SARS-CoV-2全长刺突蛋白,且该刺突蛋白有2个脯氨酸突变修饰,从而将其锁定为融合前构象7。美国和德国在健康男性和女性中开展的研究发现,接种两剂30 μg BNT162b2可诱导产生较高的SARS-CoV-2中和抗体滴度,以及强大的抗原特异性CD8+和Th1型CD4+ T细胞应答8。30 μg BNT162b2在老年人和年轻成人中诱导产生的50%中和几何平均滴度超过了人恢复期血清盘中的几何平均滴度,虽然老年人的中和应答低于年轻成人。此外,BNT162b2的反应原性主要表现为短期局部(即注射部位)反应和全身性反应。这些研究结果支持将BNT162b2候选疫苗推进到3期试验。

我们在本文中报告了一项全球性1/2/3期试验的2/3期部分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结果,该试验在≥16岁人群中评价了30 μg BNT162b2用于预防COVID-19的安全性、免疫原性和有效性。该数据集和这些试验结果是申请紧急使用授权的基础9。关于疫苗免疫原性和免疫应答持久性的2/3期试验数据正在收集中,本文未报告这些数据。

 

方法


试验目的、参与者和监管

我们评估了间隔21日肌内注射两剂30 μg BNT162b2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并与安慰剂进行了比较。本试验的纳入标准是年满16岁,健康或患稳定慢性内科疾病(包括但不限于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乙型肝炎病毒或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成人。关键排除标准包括COVID-19病史、接受免疫抑制治疗或被诊断出免疫功能低下。

辉瑞公司负责试验设计和实施、数据收集、数据分析、数据解读和文稿撰写。BioNTech是本试验的申办方,负责生产BNT162b2临床试验材料,并参与了数据解读和文稿撰写。所有作者均可查看全部试验数据,他们保证试验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以及试验对试验方案的依从性(试验方案与本文全文可在NEJM.org获取)。独立的数据和安全监察委员会审核了有效性数据和未揭盲的安全性数据。

 

试验程序

我们利用交互使网络应答系统,以1∶1的比例将参与者随机分组,两组分别接种30 μg BNT162b2(每剂0.3 ml)或盐水安慰剂。参与者间隔21日在三角肌注射两剂BNT162b2或安慰剂。接种疫苗后,负责安全性评估并且不知晓分组结果的研究中心工作人员观察参与者30分钟,确定是否发生急性反应。

 

安全性

本试验的主要终点是征集的特定局部或全身性不良事件和在接种每剂疫苗或安慰剂后7日内使用解热药或镇痛药(一部分参与者[反应原性子集]在电子日记中有提示并记录);截至接种第二剂后1个月的非征集不良事件(由参与者报告,电子日记无提示),以及截至接种第二剂后6个月的非征集严重不良事件。本文包括截至接种第二剂后约14周的不良事件数据。本文包含提供了知情同意并接种了至少1剂疫苗或安慰剂的所有参与者的安全性数据。按照试验方案,我们将对感染HIV的参与者(196例患者)的安全性结果进行单独分析,本报告不包含这些结果。

在本研究的2/3期部分,因为存在疫苗加重病情这一理论上的顾虑,因此根据两组的重症病例发病率分离模式制定了终止规则;考虑到疫苗和安慰剂接种者的相同真实发生率,如果出现同样或不利分离模式(疫苗组重症病例发生率较高的分离模式)的单侧概率≤5%,则触发终止规则。如果这一概率<11%,将触发警报。

 

有效性

第一项主要终点是在接种第二剂后7日内无SARS-CoV-2感染的血清学或病毒学证据的参与者中,BNT162b2对接种第二剂至少7日后发病的确诊COVID-19的有效性;第二项主要终点是在有既往感染证据的参与者和无既往感染证据的参与者中的有效性。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标准,确诊COVID-19的定义为有以下至少一种症状(发热、咳嗽新发或加重、呼吸急促新发或加重、寒战、肌痛新发或加重、味觉或嗅觉丧失新发、咽喉痛、腹泻或呕吐),并且对于有症状期间或这一期间前后4日内采集的呼吸道样本,中央实验室或当地检测机构(使用方案规定的可接受的检测方法)应用基于核酸扩增的检测方法检出SARS-CoV-2呈阳性。

关键次要终点包括BNT162b2在预防重症COVID-19方面的有效性。FDA将重症COVID-19定义为有以下一项附加特征的确诊COVID-19:静息时有提示重度全身性疾病的临床体征;呼吸衰竭;休克的证据;显著的急性肾、肝或神经功能障碍;入住重症监护病房;或死亡。详细信息见试验方案。

关于试验结果评估过程中使用的各项分母,详细解释见补充附录表S1,补充附录可在NEJM.org获取。简而言之,安全性人群包括≥16岁的人;共计43,448例参与者构成了注射疫苗或安慰剂的纳入人群。根据FDA的定义,主要安全性子集(截至2020年10月9日,中位随访2个月)包括37,706人,反应原性子集包括8183人。改良意向治疗(mITT)有效性人群包括≥12岁的所有年龄组(43,355人;100例12~15岁的参与者产生了人-时间[年]数据,但其中无病例)。接种第二剂7日后可评估有效性且无既往感染证据的人数为36,523人;接种第二剂7日后可评估有效性(有或无既往感染证据)的人数为40,137人。

 

统计学分析

安全性分析包括接种了至少1剂BNT162b2或安慰剂的所有参与者。研究结果为描述性,而不是基于正式的统计学假设检验。各疫苗组的局部反应、全身性事件及接种后的不良事件等安全性分析结果按照《药事管理标准医学术语集》(Medical Dictionary for Regulatory Activities,MedDRA)23.1版的术语,以计数、百分比和相关Clopper-Pearson 95% CI的形式给出。

第一项主要有效性终点分析包括接种了随机分配的疫苗或安慰剂、在接种第二剂后7日内无感染证据并且未严重偏离试验方案的参与者(可评估人群)。疫苗有效率的估算方法是100×(1-IRR),其中IRR为活性疫苗组每1000人-年随访中的COVID-19确诊病例数与安慰剂组相应发病率的比值。利用贝叶斯β二项式模型计算了疫苗有效率的95.0% CI和有效率>30%的概率。对于疫苗有效率>30%的概率,最终分析使用98.6%的成功界值,以补偿期中分析,并将总体1型错误率控制在2.5%。此外,我们序贯评估了主要和次要有效性终点,从而将总体1型错误率控制在2.5%。本文提供了对关键亚组的描述性分析(疫苗有效性估计值和95% CI)。

 

结果


参与者

从2020年7月27日至2020年11月14日,共计44,820人接受了筛选;在本试验的2/3期部分,16岁及16岁以上的43,548人在全球152个研究中心(美国,130个研究中心;阿根廷,1个;巴西,2个;南非,4个;德国,6个;土耳其,9个)接受了随机分组。共计43,448例参与者接受了注射;21,720人注射了BNT162b2,21,728人注射了安慰剂(图1)。在数据截止日期(10月9日),我们获得了共计37,706例参与者接种第二剂后的至少2个月(中位值)安全性数据,这些参与者被纳入主要安全性数据集。在这37,706例参与者中,49%为女性,83%为白种人,9%为黑种人或非洲裔美国人,28%为西班牙语裔或拉丁裔,35%为肥胖者(体质指数≥30.0),21%至少有一种合并症。中位年龄为52岁,42%的参与者超过55岁(表1和表S2)。

 

图1. 参与者纳入和随访

本图显示截至2020年11月14日纳入的所有参与者。安全性子集(根据申请紧急使用授权的要求,中位随访2个月的参与者)是基于数据截止日期2020年10月9日。安慰剂组1例参与者接种第二剂后拒绝参与的进一步试验程序(图片右下角)为血液和鼻拭子样本采集。

 

表1. 主要安全性人群参与者的人口统计学特征

* 由于舍入,百分比总计可能不是100。

† 人种或族群是由参与者报告。

‡ 体质指数为体重(kg)除以身高(m)的平方。

 

安全性

局部反应原性

反应原性子集包括8,183例参与者。总体而言,BNT162b2接种者报告的局部反应比安慰剂接种者多。在BNT162b2接种者中,注射后7日内的注射部位轻度至中度疼痛是最常报告的局部反应,各年龄组有不到1%的参与者报告重度疼痛(图2)。老年参与者报告的疼痛发生率(接种第一剂后有71%报告疼痛;接种第二剂后右边66%报告疼痛)低于年轻参与者(接种第一剂后有83%报告疼痛;接种第二剂后有78%报告疼痛)。报告注射部位发红或肿胀的参与者比例显著较低。接种第二剂后,报告局部反应的参与者比例未增加(图2A),并且无参与者报告4级局部反应。总体而言,局部反应大多为轻度至中度,并且在1~2日消退。

 

图2. 各年龄组注射BNT162b2或安慰剂后7日内报告的局部和全身性反应

在每次接种疫苗后7日内,我们利用电子日记收集了反应原性子集(8,183例参与者)参与者的局部和全身性反应及用药数据。征集的注射部位(局部)反应见图A。我们使用以下量表评估注射部位疼痛:轻度,不影响活动;中度,影响活动;重度,无法进行日常活动;4级,需要到急诊就诊或住院治疗。按照以下标准评估发红和肿胀:轻度,直径2.0~5.0 cm;中度,直径>5.0~10.0 cm;重度,直径>10.0 cm;4级,坏死性或剥脱性皮炎(对于发红)和坏死(对于肿胀)。全身性事件和用药情况见图B。发热类型见图例;未对药物使用进行分级。其他评估量表如下:疲劳、头痛、寒战、肌痛新发或恶化、关节痛新发或恶化(轻度,不影响活动;中度,影响活动;重度,无法进行日常活动;4级,需要到急诊就诊或住院治疗),呕吐(轻度:24小时内1~2次;中度:24小时内>2次;重度:需要静脉补液),腹泻(轻度:24小时内2~3次稀便;中度:24小时内4~5次稀便;重度:在24小时内≥6次稀便);所有事件的4级事件均表示到急诊就诊或住院治疗。I条代表95% CI,I条上的数字是报告特定反应的参与者比例。

 

全身性反应原性

在反应原性子集中,年轻接种者(16~55岁)报告的全身性事件发生率高于老年接种者(>55岁);接种第二剂后报告的全身性事件发生率高于接种第一剂后(图2B)。最常报告的全身性事件为疲劳和头痛(接种第二剂后,年轻接种者中的发生率分别为59%和52%;老年接种者中的发生率分别为51%和39%),但许多安慰剂接种者也报告了疲劳和头痛(接种第二剂后,年轻接种者中的发生率分别为23%和24%;老年接种者中的发生率分别为17%和14%)。接种第一剂后,重度全身性事件的发生率≤0.9%。除接种第二剂后的疲劳(3.8%)和头痛(2.0%)之外,接种任何一剂后报告重度全身性事件的疫苗接种者比例均低于2%。

接种第二剂后,16%的年轻接种者和11%的老年接种者报告了发热(体温≥38℃)。接种第一剂后,仅0.2%的疫苗接种者和0.1%的安慰剂接种者报告了发热(体温,38.9~40℃),而接种第二剂后的比例分别为0.8%和0.1%。疫苗组和安慰剂组各有2例参与者报告了体温>40.0℃。年轻接种者使用解热药或镇痛药的比例(接种第一剂后为28%;接种第二剂后为45%)高于老年接种者(接种第一剂后为20%;接种第二剂后为38%),安慰剂接种者使用药物的比例(10%~14%)低于疫苗接种者(不论年龄或剂量如何)。全身性事件(包括发热和寒战)发生于接种疫苗后1~2日,并且不久后消退。

接种第一剂后,电子日记的每日使用率为90%~93%,接种第二剂后,电子日记的每日使用率为75%~83%。BNT162b2组和安慰剂组之间未观察到差异。

 

不良事件

我们提供了本试验纳入的所有43,252例参与者的不良事件分析,这些参与者接种第一剂后的随访时间不等(表S3)。报告不良事件(分别为27%和12%)或相关不良事件(分别为21%和5%)的BNT162b2接种者比例高于安慰剂接种者。这一分布基本上反映了其中包含的一过性反应原性事件,将反应原性事件报告为不良事件的疫苗接种者比例高于安慰剂接种者。64例疫苗接种者(0.3%)和6例安慰剂接种者(<0.1%)报告了淋巴结肿大。两组中发生重度不良事件、严重不良事件或导致退出试验的不良事件的参与者均很少。BNT162b2接种者报告了4起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与注射疫苗相关的肩部损伤、右侧腋窝淋巴结肿大、阵发性室性心律失常、右腿感觉异常)。2例BNT162b2接种者(1例死于动脉硬化,1例死于心脏停搏)和4例安慰剂接种者(2例死因未知,1例死于出血性卒中,1例死于心肌梗死)死亡。研究者认为所有死亡均与疫苗和安慰剂无关。本试验未观察到与COVID-19相关的死亡。报告期间未达到终止规则。安全监测将持续至接种第二剂疫苗后2年。

 

有效性

在无当前或既往SARS-CoV-2感染证据的36,523例参与者中,8例疫苗接种者和162例安慰剂接种者发生了接种第二剂至少7日后发病的COVID-19。这一病例比例分离相当于95.0%的疫苗有效率(95% CI,90.3~97.6;表2)。在有和无既往SARS-CoV-2感染证据的参与者中,9例疫苗接种者和169例安慰剂接种者发生了接种第二剂至少7日后发病的COVID-19,相当于94.6%的疫苗有效率(95% CI,89.9~97.3)。补充分析表明,在根据年龄、性别、人种、族群、肥胖和是否患合并症定义的亚组中,疫苗有效性与总体人群的观察结果一致(表3和表S4)。我们在患高血压的参与者中单独分析了疫苗有效性,其结果与其他亚组一致(疫苗有效率,94.6%;95% CI,68.7~99.9;病例比例分离情况:BNT162b2,2例;安慰剂,44例)。图3显示了在接种第一剂后任何时间发病的COVID-19病例或重症COVID-19病例(mITT人群)(重症COVID-19的详细数据见表S5)。在接种第一剂和接种第二剂之间,BNT162b2组和安慰剂组分别观察到39例和82例COVID-19,因此这一期间的疫苗有效率为52%(95% CI,29.5~68.4),这表明疫苗最早在接种第一剂后12日即开始产生早期保护作用。

 

表2. 接种第二剂7日后,疫苗预防COVID-19的有效率

* 无基线感染的总体人群包括36,523人;将有和无既往感染证据的参与者包括在内之后,总体人群包括40,137人。

† 在有达到终点的风险的各组所有参与者中,对于特定终点,监测时间是以1,000人-年为单位的总时间。累计COVID-19病例的时间段为从接种第二剂后7日至监测期结束。

‡ 利用β二项式模型(针对监测时间对既往β[0.700102,1]进行校正)计算了疫苗有效率的置信区间。

§ 利用β二项式模型(针对监测时间对既往β[0.700102,1]进行校正)计算了后验概率。

 

图3. 参与者接种第一剂后BNT162b2预防COVID-19的有效率

图中显示的是参与者接种第一剂后,COVID-19的累积发病率(改良意向治疗人群)。各符号代表从特定日期开始发生的COVID-19病例;实心符号代表重症COVID-19病例。由于日期重叠,一些符号代表多例。插图显示21日中放大的y轴上的相同数据。在有达到终点的风险的各组所有参与者中,对于特定终点,监测时间是以1,000人-年为单位的总时间。累计COVID-19病例的时间段为从接种第一剂至监测期结束。我们按照Clopper-Pearson方法得出了疫苗有效率(VE)的置信区间。

 

表3. 接种第二剂后7日,全部参与者和无感染证据的参与者亚组中的疫苗有效率

* 在有达到终点的风险的各组所有参与者中,对于特定终点,监测时间是以1,000人-年为单位的总时间。累计COVID-19病例的时间段为从接种第二剂后7日至监测期结束。

† 我们按照Clopper-Pearson方法得出了疫苗有效率(VE)的置信区间,并针对监测时间进行了校正。

‡ 人种或族群是由参与者报告。“所有其他”包括以下类别:美洲印第安人或阿拉斯加原住民、亚洲裔、夏威夷原住民或其他太平洋岛民,多种族,以及未报告。

 

讨论


研究发现,BNT162b2两剂接种方案(间隔21日注射两剂,每剂30 μg)安全,并且预防COVID-19的有效率为95%。疫苗达到了两项主要有效性终点,疫苗真实有效率>30%的概率超过99.99%。这些结果符合我们预设的成功标准(即疫苗真实有效率>30%的概率超过98.6%),并且远远超过了获得FDA授权所需的最低标准9。虽然本研究的统计学功效不足以明确评估各亚组接种疫苗后的有效性,但各亚组(根据年龄、性别、人种、族群、体质指数或是否患与COVID-19并发症风险高相关的基础疾病)的有效率点估计值也较高。对于发生10例以上COVID-19的所有亚组,有效率95% CI的下限大于30%。

随着时间推移,安慰剂和疫苗接种者的COVID-19病例累积发生率从接种第一剂后12日(估计病毒中位潜伏期[5日]后7日)开始分离10,这表明接种疫苗后早期即可发挥部分防护作用。设计本研究时,其目的不是评估单剂接种方案的有效性。虽然如此,在接种第一剂和接种第二剂的间隔期,我们观察到疫苗预防COVID-19的有效率为52%;在接种第二剂后7日内,有效率为91%;并且疫苗对接种第二剂7日后发病的COVID-19达到完全效果。在接种第一剂后观察到的10例重症COVID-19中,仅1例发生于疫苗组。这一观察结果与疫苗对全部COVID-19的总体较高有效率一致。重症病例发生率的分离模式提供了初步证据表明疫苗可预防重症疾病,这减轻了疫苗加重病情这一理论上的顾虑11

BNT162b24在1期试验中表现出的良好安全性8在本试验的2/3期部分获得了证实。如同1期试验中一样,反应原性通常为轻度或中度,并且与年轻成人相比,老年人的反应发生率较低且程度较轻。与接种第一剂后相比,接种第二剂后的全身性反应原性发生率较高且较严重,但接种两剂后的局部反应原性相似。我们在约4%的BNT162b2接种者中观察到重度疲劳,这一发生率高于在推荐用于老年人的一些疫苗的接种者中观察到的发生率12。重度疲劳的上述发生率低于在批准用于老年人的另一种病毒疫苗的接种者中观察到的发生率13。总体而言,反应原性事件为一过性,并且在发生后几日内消退。淋巴结肿大通常在10日内消退,可能是由疫苗诱发的免疫应答引起。疫苗组和安慰剂组的严重不良事件发生率相似(分别为0.6%和0.5%)。

本试验及其初步报告有几个局限性。在接种第二剂后接受中位2个月随访的参与者子集中,每组包括约19,000例参与者,因此如果不良事件的真实发生率为0.01%,本研究检测到至少1起不良事件的概率为83%,但此样本量不足以可靠地检测出发生率更低的不良事件。本报告包括一半参与者接种第二剂疫苗后的2个月随访,以及一小部分参与者的最多14周随访。因此,以下信息仍有待确定:接种第二剂2~3.5个月之后发生的不良事件,以及疫苗防护作用的持续时间。虽然本研究的最初设计是在参与者接种第二剂后进行为期2年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随访,但鉴于该疫苗较高有效率,在疫苗获得监管机构批准,并被公共卫生机构推荐接种后,伦理和实际操作方面的障碍将使得我们无法对安慰剂接种者进行2年随访,而不为其提供主动免疫。我们将对本疫苗的长期安全性和有效性进行评估,但无法按照原计划在接种第二剂后将安慰剂组保留2年。这些数据未阐明接种疫苗可否预防无症状感染,我们之后将报告可检测感染史(不论是否有症状)的血清学终点(SARS-CoV-2 N结合抗体)。此外,由于疫苗的有效性高,且疫苗突破病例数量少,因此在撰写本文时,尚无法确定疫苗防护力相关参数(correlate of protection)。

本文未阐明在其他人群(如年龄较小的青少年、儿童和孕妇)中的COVID-19预防作用。我们随后将报告在本试验中,12~15岁青少年接种疫苗后的安全性和免疫应答数据,并计划另外开展研究评估孕妇、12岁以下儿童和特殊风险人群(如免疫功能低下的人)接种BNT162b2的情况。虽然该疫苗准备就绪后可在标准冷藏室温度下储存5日,但运输和长期储存需要非常低的温度。正在进行中的稳定性研究和配方优化有可能降低对低温的要求,这些内容也将在后续论文中说明。

本文给出的数据具有超出候选疫苗性能之外的其他意义:首先,本研究证明我们可以通过免疫接种的方式预防COVID-19;其次,本研究对RNA疫苗作为预防人类传染病的有前景的新方法做出概念验证;第三,本研究证明投入充分资源的情况下,RNA疫苗的研发速度。BNT162b2研发工作始于2020年1月10日,当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了SARS-CoV-2基因序列,并通过GISAID(Global Initiative on Sharing All Influenza Data,全球共享所有流感数据)行动向全球发布。我们在不到11个月的时间内严格证明了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这在实践中证明了仅需要病毒基因序列即可启动研发工作的RNA疫苗是抵御COVID-19大流行和其他传染病暴发的重要新工具。疫苗研发时间一般很漫长,之前也曾推迟具有医学重要意义的其他传染病疫苗的上市时间,而本试验采用的连续1/2/3期设计可能为我们提供了缩短疫苗漫长研发时间的模式。在当前COVID-19全球大流行仍不断扩大的背景下,BNT162b2疫苗如果获得批准,将与其他公共卫生措施一起,有助于减少因COVID-19全球传播造成的健康、生命,以及经济和社会福祉的毁灭性损失。

    Supported by BioNTech and Pfizer.

    Disclosure forms provided by the authors are available with the full text of this article at NEJM.org.

    Drs. Polack and Thomas contributed equally to this article.

    This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 December 10, 2020, and updated on December 16, 2020, at NEJM.org.

    A data sharing statement provided by the authors is available with the full text of this article at NEJM.org.

    We thank all the participants who volunteered for this study; and the members of the C4591001 data and safety monitoring board for their dedication and their diligent review of the data. We also acknowledge the contributions of the C4591001 Clinical Trial Group (see the Supplementary Appendix); Tricia Newell and Emily Stackpole (ICON, North Wales, PA) for editorial support funded by Pfizer; and the following Pfizer staff: Greg Adams, Negar Aliabadi, Mohanish Anand, Fred Angulo, Ayman Ayoub, Melissa Bishop-Murphy, Mark Boaz, Christopher Bowen, Salim Bouguermouh, Donna Boyce, Sarah Burden, Andrea Cawein, Patrick Caubel, Darren Cowen, Kimberly Ann Cristall, Michael Cruz, Daniel Curcio, Gabriela Dávila, Carmel Devlin, Gokhan Duman, Niesha Foster, Maja Gacic, Luis Jodar, Stephen Kay, William Lam, Esther Ladipo, Joaquina Maria Lazaro, Marie-Pierre Hellio Le Graverand-Gastineau, Jacqueline Lowenberg, Rod MacKenzie, Robert Maroko, Jason McKinley, Tracey Mellelieu, Farheen Muzaffar, Brendan O’Neill, Jason Painter, Elizabeth Paulukonis, Allison Pfeffer, Katie Puig, Kimberly Rarrick, Balaji Prabu Raja, Christine Rainey, Kellie Lynn Richardson, Elizabeth Rogers, Melinda Rottas, Charulata Sabharwal, Vilas Satishchandran, Harpreet Seehra, Judy Sewards, Helen Smith, David Swerdlow, Elisa Harkins Tull, Sarah Tweedy, Erica Weaver, John Wegner, Jenah West, Christopher Webber, David C. Whritenour, Fae Wooding, Emily Worobetz, Xia Xu, Nita Zalavadia, Liping Zhang, the Vaccines Clinical Assay Team, the Vaccines Assay Development Team, and all the Pfizer colleagues not named here who contributed to the success of this trial. We also acknowledge the contributions of the following staff at BioNTech: Corinna Rosenbaum, Christian Miculka, Andreas Kuhn, Ferdia Bates, Paul Strecker, Ruben Rizzi, Martin Bexon, Eleni Lagkadinou, and Alexandra Kemmer-Brück; and the following staff at Polymun: Dietmar Katinger and Andreas Wagner.


作者信息

Fernando P. Polack, M.D., Stephen J. Thomas, M.D., Nicholas Kitchin, M.D., Judith Absalon, M.D., Alejandra Gurtman, M.D., Stephen Lockhart, D.M., John L. Perez, M.D., Gonzalo Pérez Marc, M.D., Edson D. Moreira, M.D., Cristiano Zerbini, M.D., Ruth Bailey, B.Sc., Kena A. Swanson, Ph.D., Satrajit Roychoudhury, Ph.D., Kenneth Koury, Ph.D., Ping Li, Ph.D., Warren V. Kalina, Ph.D., David Cooper, Ph.D., Robert W. Frenck, Jr., M.D., Laura L. Hammitt, M.D., Özlem Türeci, M.D., Haylene Nell, M.D., Axel Schaefer, M.D., Serhat Ünal, M.D., Dina B. Tresnan, D.V.M., Ph.D., Susan Mather, M.D., Philip R. Dormitzer, M.D., Ph.D., Uğur Şahin, M.D., Kathrin U. Jansen, Ph.D., and William C. Gruber, M.D. for the C4591001 Clinical Trial Group*
From Fundacion INFANT (F.P.P.) and iTrials-Hospital Militar Central (G.P.M.), Buenos Aires;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Upstate Medical University, Syracuse (S.J.T.), and Vaccin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Pfizer, Pearl River (J.A., A.G., K.A.S., K.K., W.V.K., D.C., P.R.D., K.U.J., W.C.G.) — both in New York; Vaccin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Pfizer, Hurley, United Kingdom (N.K., S.L., R.B.); Vaccin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J.L.P., P.L.) and Worldwide Safety, Safety Surveillance and Risk Management (S.M.), Pfizer, Collegeville, PA; Associação Obras Sociais Irmã Dulce and Oswaldo Cruz Foundation, Bahia (E.D.M.), and Centro Paulista de Investigação Clinica, São Paulo (C.Z.) — both in Brazil; Global Product Development, Pfizer, Peapack, NJ (S.R.); Cincinnati Children’s Hospital, Cincinnati (R.W.F.);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Baltimore (L.L.H.); BioNTech, Mainz (ÖT., U.Ş.), and Medizentrum Essen Borbeck, Essen (A.S.) — both in Germany; Tiervlei Trial Centre, Karl Bremer Hospital, Cape Town, South Africa (H.N.); Hacettepe University, Ankara, Turkey (S.Ü.); and Worldwide Safety, Safety Surveillance and Risk Management, Pfizer, Groton, CT (D.B.T.). Address reprint requests to Dr. Absalon at Pfizer, 401 N. Middletown Rd., Pearl River, NY 10965, or at judith.absalon@pfizer.com. *A complete list of investigators in the C4591001 Clinical Trial Group is provided in the Supplementary Appendix, available at NEJM.org.

 

参考文献

1.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 COVID-19 dashboard by the Center for System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CSSE) at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2020 (https://coronavirus.jhu.edu/map.html. opens in new tab).

2.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Director-General’s opening remarks at the media briefing on COVID-19 — 11 March 2020 (https://www.who.int/director-general/speeches/detail/who-director-general-s-opening-remarks-at-the-media-briefing-on-covid-19---11-march-2020. opens in new tab).

3.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OVID-19 information page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index.html. opens in new tab).

4. Walsh EE, Frenck RW Jr, Falsey AR, et al. Safety and immunogenicity of two RNA-based Covid-19 vaccine candidates. N Engl J Med 2020;383:2439-2450.

5. Pardi N, Tuyishime S, Muramatsu H, et al. Expression kinetics of nucleoside-modified mRNA delivered in lipid nanoparticles to mice by various routes. J Control Release 2015;217:345-351.

6. Karikó K, Muramatsu H, Welsh FA, et al. Incorporation of pseudouridine into mRNA yields superior nonimmunogenic vector with increased translational capacity and biological stability. Mol Ther 2008;16:1833-1840.

7. Wrapp D, Wang N, Corbett KS, et al. Cryo-EM structure of the 2019-nCoV spike in the prefusion conformation. Science 2020;367:1260-1263.

8. Sahin U, Muik A, Vogler I, et al. BNT162b2 induces SARS-CoV-2-neutralising antibodies and T cells in humans. December 11, 2020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12.09.20245175v1. opens in new tab). preprint.

9.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Guidance for industry: 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for vaccines to prevent COVID-19. October 2020 (https://www.fda.gov/media/142749/download. opens in new tab).

10. Lauer SA, Grantz KH, Bi Q, et al. The incubation period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from publicly reported confirmed cases: estimation and application. Ann Intern Med 2020;172:577-582.

11. Haynes BF, Corey L, Fernandes P, et al. Prospects for a safe COVID-19 vaccine. Sci Transl Med 2020;12(568):eabe0948-eabe0948.

12. Cowling BJ, Perera RAPM, Valkenburg SA, et al. Comparative immunogenicity of several enhanced influenza vaccine options for older adult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Clin Infect Dis 2020;71:1704-1714.

13.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Shringrix (zoster vaccine recombinant, adjuvanted) product information. 2019 (https://www.fda.gov/vaccines-blood-biologics/vaccines/shingrix. opens in new tab).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